扫描关注百租共享公众号

房产税夜袭,房价将下降55%!!(买不买房都要看看)

[发布时间:]2018-7-11 6:25:02 [作者]百租共享 [人气]69

   

    宁夏自治区在全国率先发布了《房产税实施细则》,这标志着中国正式和国际接轨,对70年使用期限的房子征收房产税,中国正式进入了房产税时代。房产税将大幅增加房屋的持有成本,为宇宙级泡沫的中国房地产加上最后一根稻草。



宁夏率先吃螃蟹  开启楼市的冰河时代!


    宁夏出台《宁夏回族自治区房产税实施细则》(以下简称《细则》),明确宁夏房产税在城市、县城、建制镇和工矿区(包括各类开发区、各类园区)范围内征收。


    依照房产原值减除30%后计算 税率为1.2%。《细则》明确,房产税依照房产原值一次减除30%后的余值计算缴纳的,税率为1.2%;房产出租的,以房产租金收入为房产税的计税依据,税率为12%。据说,该房产的原值不是指买房时候的价格,而是当前市场价,如果按此推标准,房产税无疑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    此外,对依照房产原值计税的房产,不论是否记载在会计账簿固定资产科目中,均应按照房屋原价计算缴纳房产税。房屋原价应根据国家有关会计制度规定进行核算。


    新房自交付使用后次月起计征。《细则》规定,购买新建商品房,房产税自房屋交付使用之次月起计征;购买存量房,房产税自办理房屋权权属转移、变更登记手续,房地产权属登记机关签发房屋权属证书之次月起计征;出租、出借房产,则自交付出租、出借房产之次月起计征房产税;而房地产开发企业自用、出租、出借本企业建造的商品房,房产税则是从房屋使用或交付之次月起计征。


    房产税按年计算 分季缴纳。《细则》明确,房产税将按年计算、分季缴纳。分季缴纳的税款应于季度终了后15日内缴纳入库,入库期限最后一日如遇法定节假日可向后顺延。年应纳房产税额在10000元(含10000元)以下的纳税人,纳税人可以自愿采取全年一次性申报纳税,缴纳时间为每年第一季度终了后15日内,入库期限最后一日如遇法定节假日可向后顺延。  

 

    在美联储10月缩表、12月年内第三次加息的大背景下,打压资产泡沫、提前卧倒对抗美元紧缩造成的全球流动性黑洞,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,是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的应对之策。近两年来,政府采取了限购、限贷、限价、限售等各种手段,但是房价没有丝毫得到控制的苗头,万不得已,只有启动房产税这一终极大杀器。


    在此背景下,宁夏在全国率先征收房产税,石破天惊无异于在房地产的冬天快来临之时,给部分还在硬挺的楼市浇上一盆凉水。北风吹过,基本都会被冰冻起来。也像一个稻草落在正在吹起的肥皂泡上,水沫四溅,泡泡瞬间破灭。


滚滚财源替代土地财政  二次薅羊毛的阵痛!

     

    一旦房地产行业萧条起来,最先受到损害就是地方政府。当前房地产的土地出让金支撑起了地方政府70%的财政收入,即便如此,2016年中国财政赤字仍然超预算6000多亿,用骇人听闻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。一旦房地产坍塌下去,土地出让金会大幅缩水,基本上县级以上的地方政府都要停摆。 


    碰到这种情况,开源节流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。我们先来看节流,这几年经济增速不断下滑,财政收入的不降反增,年年创出新高,即便如此,也赶不上政府刚性开支的增幅。


    更准确地说,是在经济下滑,税收增幅下降的大背景下,政府公务员规模、薪酬和三公经费大幅反而大幅提升,减薪、裁员、缩减经费开支是企业的事,苦日子老野们的是断断不能过的,哪怕赤字大于天,衣食也是不能丝毫减损的。


    发行国债借钱度日已经到了极限,容易增加银行风险,增加本币贬值的风险,成本较高;找央妈印钱补贴财政早已被明令禁止。


   既然不能节流,那么就只有开源了,增加税收无疑成为ZF弥补财政赤字的首选。在楼市萧条,所有的土地都被卖得所剩无几的情况下,征税从房地产的交易环节转向持有环节是大势所趋,高额的房地产税、遗产税必然替代土地出让金,成为未来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柱。


   宁夏打响的征收房产税第一枪,必然会成为新一轮地方政府财源滚滚的号角!


狼真的来了,楼市泡沫就此终结!


   宁夏偷袭征收房产税,意味着这一与政策已经得到了上峰认可,全国各省市必然会一窝蜂跟进,对于地方政府来说,没有什么比开源征税更有吸引力。


   房产税的开征必然将大幅打压房地产销售市场,不管是对购买方还是销售方,有了“房产税”,持有房屋的成本将大幅增加。如果说以前的四限措施不能让购房者看到实打实的坏处,不能给房地产泡沫致命的一击,那么今天的宁夏开征房产税,就必然能让房屋投资作者踏踏实实感受到,高额的房产税已经成为一个极其沉重的负担,手上的房子就是一个烫手山芋,开启新的抛售潮! 


    不管是准备购房的刚需还是投资者,必然会在房产税面前止步;多套房子的投机者踯躅不前、已经拥有多套房的投机者仓皇抛售。这样一来,供应量增加需求减少势必引发它降价。


有学者推测,绝大部分城市房价会因此下降55%以上,基本上是腰斩。


    如果房产税的税率足够高,征税对象足够广,影响恐怕会更大,这种影响同样也会体现在心理层面上,引起恐慌式的预期,从而最终让房子的供求失衡,起到给发烧的楼市降温的目的。


     


   如果到时财政足够紧张,房产税必然会从重从广。所以征收房地产税,为财政创收,肯定不会按照购房时的原值,而是根据市场评估价。即使是在市场成交量急剧萎缩,有价无市的情况下,评估价仍然由相关评估机构确定。


    每年征收房价评估值的5%的房产税,和国际接轨,一线城市一套房子一年征收几十万的房产税是常事,如果觉得征收5%不够缓解财政支出,那么征收10%,15%呢?未来的房子必将和当前过剩的傻大粗钢铁一样,成为鸡肋,持有负担沉重,消受不起;卖之可惜,变成鸡肋。


    如果有人说,房产税是毛毛雨,不care。那么总有一天你要撒手西去的吧,遗产税开征也是必然的。前段时间网上疯传深圳即将在全国率先试点开征遗产税”。试点方案规定,1000万元以上的遗产,适用税率为50%,而且应纳税金不能从遗产里出,且必须在三个月之内交齐,否则全部收归国有


暴风将至!一个比房地产更可怕的泡沫正在席卷!

  “煤炭”、“钢铁”等产能过剩,是这些年挥之不去的阴影,也是每年工作重点;但是,比去产能更大的风险,是房地产泡沫。


  房价飞涨,不仅远远超出了普通人的承受能力;更绑架了整个经济,一旦崩盘,后果不堪设想。


  然而,在今天一个比房地产市场更大的泡沫正在席卷,且并未引起社会的足够关注。


  那就是:遍布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经济开发区和工业园区!


1
 

  繁荣?还是荒凉!用如火如荼来形容工业园区的建设,一点都不为过。


  几乎每一个县每一个镇都有或大或小的工业园区,少则几万亩,多则几十上百万亩,即使再袖珍,也有几千亩。


  而全国一共有2856个县,40906个乡镇行政区划单位,叠加起来数量惊人!工业园区数量多达数万,面积更是数以亿计!


  虽然中国经济这几十年的腾飞,离不开这些工业园区的卓越贡献。但目前的问题,尤以中西部工业园区的问题尤为严重:到处杂草丛生,偌大的工业园区几乎看不到人。用“鬼城”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。


  实在令人触目惊心!


  有一个县,早在2009年的时候,地方主导搞了个工业园区,一口气批了15万亩的土地。本以为可以筑巢引凤,结果却事与愿违,原规划的30多个亿的产值,实际连零头都不到。


  空置久了,自然满是杂草,厂房也没有任何装修的痕迹,工人看起来也没有任何干劲。一副衰败的景象。


  同样的一个镇,总人口大约不到十万。此前有一个3万亩的工业园区,后来大地震后,借着大规模的灾后重建工程,又搞了一个近10万亩的开发区。


  结果是,计划引进170多家企业,最后挂牌到工业园区的不到100家,而有员工开动机器生产的不到20家。


  可以想象,接近80%的企业只是名义入驻,大量厂房和资源则被闲置。


  之前有去一个县城的工业园区走访,该工业园区规划用地1.55万亩,自称年产值50亿元。


  实际上,当地只是把原有的企业挪了下窝,然后在数据上毫无顾忌的弄虚作假。看似宽敞宏大的工业园区大门,一片冷冷清清的模样。


  而这个县的真实情况是,不仅经济落后,而且存在严重的腐败。总之呢,外面的企业不愿意进去,进去的企业苦不堪言。

  

  许多县、镇工业园区,欺瞒虚报,掩耳盗铃,假公济私。甚至,对于数据,没有不敢放的卫星,这也是我们长期诟病数据失真的原因所在!


2
 

  谁才是始作俑者?毫无疑问,要GDP,要政绩,是最大的始作俑者!


  而一个工业园区的诞生,其实背后围绕着一群利益群体。


  当地伸手要财政拨款,要税收减免;要回扣,要收受礼金;企业要借款,要优惠政策,要划拨土地;银行要业绩,要低风险放贷,要吃回扣;当地老百姓要就业,要做生意赚钱,要收入。


  对于企业来说,用几乎可以忽略的成本拿地,然后用地方的信用做银行贷款,再钻空子骗取税收优惠。至于说,面对本身不具备区位优势的工业园区,企业业绩不行了,怎么办?


  一个字,拖!继续举新债补旧债,总之熬上一天是一天。到最后,想着法子把手里的土地转变成商业用地,然后盖房子,做房地产。


  总而言之,一场精心编制的宛如“皇帝新装”的故事,所有人都懂,但无人愿意戳破它。


3
 

  谁为工业园区买单?


  兴建工业园区,一般都是动辄几亿几十亿的投资规模;而中小城市和城镇本身财政实力又很有限,结果只能是地方举债,背上沉重债务负担。


  而这,其实都是纳税人的钱!


  当工业园区真正进入招商阶段,才发现实际远不如规划美好,如此巨额的投资其实是得不偿失。


  怎么办?拆了不是办法,只能想尽一切办法,维持表现上的“繁荣”。这是甩不掉的锅!


  进入工业园区的那些企业呢,明摆着企业的利润微薄,甚至亏损。但是没办法,戏还得演下去,于是继续骗银行资金,然后想办法改变资金用途,顺理成章的都流进了房地产市场。


  最后,房价涨了,投机的企业赚的盆满钵满。


  但对于这个城市来说,除了房地产和巨额负债之外,留下的只有那荒凉的工业园区,静静地伫立在那里!永远静静的!